blanche

到白俄援建也陆陆续续过了2年,除了第一年刚到就出差去了莫斯科后,一直也没有机会再去。这次放年假没回家,跟着霍洛夫我们几个自费奔向俄罗斯,很不巧又赶上世界杯,莫斯科飞升的房价只好先去圣彼得堡。
说起去🇷🇺二毛霍洛夫说的就好像从北京去东北一样,各种嘱咐,觉得没有白俄安全,结果成了:二毛叫我们在大毛地盘小心黑毛子。毛子这个词从一个斯拉夫人嘴里毫无芥蒂的吐出来,感觉真是一言难尽。。。
不过说起毛妹,感觉还是姆们白俄的好,又漂亮又热情。大毛的妹子太高冷又没表情。
3点多了,火车上睡不着,醒了想想随便写写。

玛莉露:

摸了个当年的老大哥,老王啊……你知道酱子很危险吗(ฅ>ω

啊呜的绘图本:

庭院日常
事情太多每天要写几千字备忘录,还经常被提醒不要忘记这个和那个

哥特玫瑰 柏林少女
比jm的玫瑰更抽象更黑暗
我觉得硬要做比的话,柏林少女最像亚瑟王的姐姐摩根勒菲

秦小台:

非常女人的一款香~Jo malone家每年出的限量真的是靠抢的…

 买买买